江清月近人

江澄?江澄!

一句话九冰

“你倒是惯会撩拨那些莺莺鸢鸢的,如今这些手段被我用在你身上,怎么样,洛冰河,爽不爽啊?”

美颜黑化种马受真是太好吃了

九冰,九冰,九冰!
脑洞,估计写不完,欢迎领梗,说明出处即可
混乱邪恶蟹脚大王想和各位道友扩列,吃的cp看我lof就行,有意的小可爱私信我呀,期待的眼神。

一些乱七八糟的脑洞

如题,占tag致歉,有时间有动力就扩写,欢迎大佬们抱梗。
涉及大量冷逆,圈地自萌,不喜红叉不要强迫自己看完,那多不舒服啊。

能接受请继续

魔道

1瑶温。
断手前任仙督金光瑶x凶尸温若寒
温宗主死后被炼成凶尸,藏在铜镜里。东窗事发后凭强劲实力脱出,在观音庙把金光瑶救下,同他一起远走东瀛。

卧底金光瑶x性转温若寒
一个点绛唇的故事。

2善温。
女A,内心种马但惧内连女孩子手都不敢牵的金光善x男o,刚当宗主还没那么狠的温若寒
金光善死后魂穿到abo世界的自己身上,穿越节点洞房花烛夜,一看自个是个大勾勾女孩,内心复杂,发现嫁的是温若寒差点没吓哭。后来干上察觉夫君其实是夫人就欣然接受了这个设定,毕竟温宗主是美人。
两人有了孩子,温若寒给他取名温瑶,金光善表面好好好内心尖叫。
后来温瑶从小展现过人聪慧,标准别人家孩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内心有多mmp
金光瑶“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眼睛一闭一睁我的娘就从孟诗变成温若寒了??”

天官

1怜花
仙乐太子谢怜x太子妃花城
两人十分恩爱,为治国安邦出了不少力。结果永安大旱的锅被扣在花城头上,理由:太子妃身为男子有违天理,命格是灾星更祸国殃民。
此时谢怜对拯救苍生的理念产生动摇。
花城死在牢里,在死前谢怜曾偷偷潜入牢中要带他走,但被花城拒绝了,因为他不是他一个人的殿下。
花城死后永安久违的下了几场大雨,民患稍解。
谢怜得知消息心中悲痛又迷茫,自请游历天下,在途中渐渐想通了,遇君吾分身,说出“身在无间,心在桃源”,遂第一次飞升。
此处省略大家都知道的剧情。
后来花城单挑33神官,风信慕情看着新出世的鬼王惊恐万分
“cao了这不是太子妃吗?!” 
  
2玄城/贺花
双性转 一线网文写手贺玄x当红女星花城
轻松向大概这种画风
       “你写的那篇小说是不是要拍网剧了”
  “嗯”
   “要不要我演女主,女友价出场费给你便宜点”
  “不要”
  “给个理由”
  “因为我不能演男主”
 
  
渣反
1九冰
重生心机沈九x被调/教的诱/人程度堪比妖精(?)的洛冰河
大致是接上回那个脑洞
  
2烟歌
柳溟烟x柳清歌
构思短短短篇,全篇除最后外都以对话形式展开,烟妹送沈九最后一程时的自言自语。
这里烟妹没有被冰哥收入后宫,大概是合作或上下级关系。

暂时这些可能会有2

另外我玩语c的有没有小伙伴想扩呀,名朋QQ都行!

深夜借tag发个牢骚

像我这种,魔道吃了羡忘,天官吃了怜花,渣反虽然吃主cp互攻但吃了九冰的人,该怎么办呐。

每天徘徊在被怼死和饿死的边缘,伤心的哭出声。

跪求组织,我的腿肉虽然不好吃但大概还是能下咽的!

嘤,发出魔界至尊的声音。

奈何

意识流注意,全程无谢怜的怜花。

时间线在花城成鬼王之前,替谢怜扛诅咒之后。

很久以前看得天官,有些细节记不太清了,可能有bug,请见谅。

下面请食用正文。


    我是孟氏,无名,终日守着一座名为奈何的桥,我要做的就是给通过桥的灵魂一碗汤喝,叫他们忘却前尘琐事,安安心心地投胎。

    我见过无数的人,有寿正终寝了无遗憾欣然奔赴彼岸的,也有英年早逝含恨而终不愿忘记那些人和事的。当然,后者无非两种下场,被我说动,或执意跳下桥下血河。

    他们拼着一股执念要重返人间,最后在红色的水中沉浮,直到我再也无法寻见。

    我不知道他们最终是否得到了他们想要的,若是真有能力到了那一步,通过血河重回了人间,他们也无法作为人留存于世,他们仅有的唯一选择……

就是成为鬼。

    我定定的看着面前的黑衣青年,他的灵魂因背负太多怨念而残破不堪,没有半途消散而是一路走到了这里,已经是个奇迹。



    “血河无波无浪,但比凡间任何一条河的水流都要急,顺流而下是冥府,逆流而上则是凡间的铜炉山。”

    “在那里,你需要通过极其苛刻的试炼,才能出山,但即便如此,你还是无法再次为人,你可想好了?”

    我依旧望着他,他只是将手搭在桥栏上。
   

    青年没有其他有执念的人那种疯狂渴望又纠结挣扎的姿态,但我就是有一种感觉--

他的执念,绝不比他们浅。



    突然,他脸上露出了一个糅合希望与深深痛苦的笑容,正当我以为告别的时刻来临时,他却伸手,向我讨了碗汤。

    我很想问,你放下了吗,但还是没有开口。



    银色蝴蝶翩翩飞舞,它们消失时,我手中便多了个汤碗。
而看着碗里几乎呈黑色的汤,我突然有些想笑。

    他在人间过得这么苦,为何还如此想回去啊。



    我的汤,入口是苦的,再饮会渐渐回甘,汤水会越来越清澈,而最后一口,无色无味,若喝下它,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时我就伸手给迷茫的灵魂指指桥那一边,等那人消失在雾里,他的一辈子,就算到头了。



    我于是静静地等着青年一小口一小口地呡着汤。残缺的灵魂极不稳定,达不到投胎的要求,我的汤也有修复灵魂的功用,就像此时,我能看到青年身上的上在渐渐愈合。

    半晌,他抬头,将碗递给我。

    我叹了口气,忍不住出声

    "苦否?"

    "很苦。"

    他的眼里又带上了笑,不是释然的,而是坦然的。

    "这是我的命,很苦,但就是因为这样的命我才能遇到他。"

    "谢谢。"



    他向我行了个礼,纵身跳下,落入血河。

    我的目光随着他走了很远,逆流而上绝非易事,他挣扎着,却也一直没沉下去。

    我召出一只银蝶,它扇了扇翅膀,也跟着远去了。



    直到一切归于平常,我才发现自己手中竟还拿着那个汤碗,我摇摇头,将碗里残存的清液倒入河中。









原来文字版被屏了我也很无奈,拿自家女儿挡挡希望能瞒天过海,就是一爽完不管的脑洞

一个脑洞,墨香般的bad apple

很久之前看过bad apple的视频觉得这歌特别带感,很适合全员向,最近又沉迷秀秀的文所以搞了个……大纲
但鉴于本人技拙且实在没有时间只能先把大纲放出来,成品……嘿嘿嘿……
感兴趣的圈友们可以对着原pv脑补一下,编号既为出场顺序!

不接受类似:"为什么xxx被安排在这里!为什么没有xxx!"这样的提问,谢谢

OK的话请继续!

1、魏无羡(少年) 抛苹果

2、江澄(少年) 接苹果 御剑而行 飞向莲花坞

3、金子轩

4、江厌离(可与3对调顺序)

5、金凌 飞刀改持剑横劈

6、金光瑶

7、聂明玦 耍刀改向下一挥,收刀不变

9、聂怀桑

10、地师 镰刀改地师铲

11、君吾/白无相

12、黑水贺玄 双手火焰改水流

13、师无渡(左)14、师青玄(右)

14、宋岚 向明月伸手,最终转身离去

15、薛洋 求而不得

16、柳清歌(右)17、岳清源(中)18、柳清歌的妹妹(右)(一下忘了叫什么……)三人坐在椅子上

19,灵文20、雨师21、谷子 22、戚容 (手指激光束想改成火苗)

23、阿菁

24、慕情 扫地25、风信 转体一周弓步,弯弓作蓄势待发之态(向左)

26、蓝思追27、蓝景仪

28、沈清秋

29、洛冰河 除转圈以外动作保留,叉腰后转头,撩头发

30、仍沈清秋

32、仍洛冰河(小白花时期,与成体区别在于无额头上的印记)

33、切回沈清秋 二人对视

33、蓝曦臣 变化成翅膀改成衣摆,镜头遂上移,钢笔改毛笔,手持卷轴

34、蓝忘机 笔变换成飘起来的抹额的尾端,镜头往左上移到半身处,喝酒改捧酒,顿半晌,倾酒。

35、洛冰河爸爸 拿人偶改小蛇缠在手上 ,仰头,手上小蛇向下游走(镜头跟随),化成人形

36、竹枝郎 不断追随,伸手

37、谢怜 花伞改油纸伞(背上背斗笠)

38、花城 扛镰刀改反手拿弯刀

39、魏无羡(成体)

40、蓝忘机(成体)

41、江澄(成体) 结束御剑,负手而立,再不前进半步

42、莫玄羽 左边黑点变细化成小刀形状,被莫玄羽接住,他手腕滴血,暗示故事的开始

温凉

abo世界观,尽量不ooc
冲动产物,大概是个文案一类的东西。文笔拙劣堪堪入目,求各位老爷们高抬贵手,觉得可以赏一点小红心评论什么的。实在雷也请右上角,不要人参公鸡,我怂。

主cp是瑶温,瑶温,瑶温!!!
因为本人脑子里废料较多可能会有语言all温,但是不会真上的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




那人的信香似有似无的弥漫在空气中,孟瑶从未闻过这样清冽却别样热烈勾人的味道,就像是至阴和至阳的结合。
也是,温若寒此人,本就是冰冷的太阳,给苍凉世间一点光明,好让他们看个清楚,自己距离九天之上,到底还有多远。



只是孟瑶从未想过,几乎无人可敌的温若寒,竟会是个坤泽,还好巧不巧,在此时进入了汛期。



平日虽以中庸示人,但到底不会忘记自己是个乾元,孟瑶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寻思着赶紧找个由头离开。



眼神却不受控制地往温若寒身上跑了。



他眼角染上醉人的朱色,半阖着眸,神色却清明依旧。平日显得凉薄的唇泛着潋滟水光,不时还有一两声轻喘从唇边溢出,一点不落地被孟瑶听去。



糟糕的很,竟是挪不动一步。



孟瑶心中暗骂自己的不争气,俨然已经情动,烛焰摇曳,压死他最后的一根稻草飘然而至。



"来。"温若寒开口,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眼中尽是笑意。







射日之征如火如荼,马上要到最关键的时刻。
孟瑶却夜夜与那温宗主行乾坤之事,好不快活。
孟瑶:"我能怎么办?我也是被逼的啊!"



熬过了那位大人物的发情期,孟瑶长吁一口气,md,堂堂乾元竟然差点肾虚。



暗搓搓递了情报。结果赤峰尊被俘,炎阳殿对质,眼看聂明玦命悬一线,温若寒注意又不在自个身上,孟瑶眼珠子一转,恨生寒光一闪——捅偏了,没捅着人心口。
原因,温宗主突然捂住小腹,神色痛苦地躬身。他此时受了一剑身负重伤,就这么晕了过去。
孟瑶:"……十分赤鸡。"



射日之征结束,不同的是温情一脉还在,除姐弟二人暂留中原之外其他人远走东瀛,呈井水不犯河水之势。
温情:"其实我不想留的,但谁让我修的医道呢"



而重伤昏迷的温宗主被软禁在金麟台,无数医师冷汗津津地证明,这修仙界的第一人,确实是个坤泽,也确实有了金家血脉。
金宗主黑着脸狠狠斥责一顿金光瑶,又凭着几乎能颠倒是非的三寸不烂之舌,不断劝说上门讨说法的各大家族。
内心则喜滋滋地封了温若寒的灵脉。



金光善:"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啊!"
嘿嘿嘿,我儿子真争气。
"等一下你不是不认的吗??"各大家族代表心声。



只有温若寒悠闲自若地窝在软榻里看书,一切腥风血雨暂时不会找上门来,但他不介意利用这几个月把路铺好,将天下这潭水搅得更浑。
修长手指抚过纸面,春风过,金星雪浪正开的灿烂。



温若寒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他想,这一页,还远没到翻的时候。





至于为什么大家态度不像原著那样对所有流着温氏血的人深恶痛绝?这里abo,o稀有世界观。而且私设坤泽的孩子会继承一部分母体的天赋,换言之母体越优秀,生下来的孩子越天资过人。
我这样说想必聪明的看官都懂,嘿嘿。
不过某些情节是绝对不会出现的,请各位放心。

不过真的有人看吗,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