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月近人

再不十一点半之前睡觉我是狗:)

温凉

abo世界观,尽量不ooc
冲动产物,大概是个文案一类的东西。文笔拙劣堪堪入目,求各位老爷们高抬贵手,觉得可以赏一点小红心评论什么的。实在雷也请右上角,不要人参公鸡,我怂。

主cp是瑶温,瑶温,瑶温!!!
因为本人脑子里废料较多可能会有语言all温,但是不会真上的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




那人的信香似有似无的弥漫在空气中,孟瑶从未闻过这样清冽却别样热烈勾人的味道,就像是至阴和至阳的结合。
也是,温若寒此人,本就是冰冷的太阳,给苍凉世间一点光明,好让他们看个清楚,自己距离九天之上,到底还有多远。



只是孟瑶从未想过,几乎无人可敌的温若寒,竟会是个坤泽,还好巧不巧,在此时进入了汛期。



平日虽以中庸示人,但到底不会忘记自己是个乾元,孟瑶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寻思着赶紧找个由头离开。



眼神却不受控制地往温若寒身上跑了。



他眼角染上醉人的朱色,半阖着眸,神色却清明依旧。平日显得凉薄的唇泛着潋滟水光,不时还有一两声轻喘从唇边溢出,一点不落地被孟瑶听去。



糟糕的很,竟是挪不动一步。



孟瑶心中暗骂自己的不争气,俨然已经情动,烛焰摇曳,压死他最后的一根稻草飘然而至。



"来。"温若寒开口,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眼中尽是笑意。







射日之征如火如荼,马上要到最关键的时刻。
孟瑶却夜夜与那温宗主行乾坤之事,好不快活。
孟瑶:"我能怎么办?我也是被逼的啊!"



熬过了那位大人物的发情期,孟瑶长吁一口气,md,堂堂乾元竟然差点肾虚。



暗搓搓递了情报。结果赤峰尊被俘,炎阳殿对质,眼看聂明玦命悬一线,温若寒注意又不在自个身上,孟瑶眼珠子一转,恨生寒光一闪——捅偏了,没捅着人心口。
原因,温宗主突然捂住小腹,神色痛苦地躬身。他此时受了一剑身负重伤,就这么晕了过去。
孟瑶:"……十分赤鸡。"



射日之征结束,不同的是温情一脉还在,除姐弟二人暂留中原之外其他人远走东瀛,呈井水不犯河水之势。
温情:"其实我不想留的,但谁让我修的医道呢"



而重伤昏迷的温宗主被软禁在金麟台,无数医师冷汗津津地证明,这修仙界的第一人,确实是个坤泽,也确实有了金家血脉。
金宗主黑着脸狠狠斥责一顿金光瑶,又凭着几乎能颠倒是非的三寸不烂之舌,不断劝说上门讨说法的各大家族。
内心则喜滋滋地封了温若寒的灵脉。



金光善:"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啊!"
嘿嘿嘿,我儿子真争气。
"等一下你不是不认的吗??"各大家族代表心声。



只有温若寒悠闲自若地窝在软榻里看书,一切腥风血雨暂时不会找上门来,但他不介意利用这几个月把路铺好,将天下这潭水搅得更浑。
修长手指抚过纸面,春风过,金星雪浪正开的灿烂。



温若寒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他想,这一页,还远没到翻的时候。





至于为什么大家态度不像原著那样对所有流着温氏血的人深恶痛绝?这里abo,o稀有世界观。而且私设坤泽的孩子会继承一部分母体的天赋,换言之母体越优秀,生下来的孩子越天资过人。
我这样说想必聪明的看官都懂,嘿嘿。
不过某些情节是绝对不会出现的,请各位放心。

不过真的有人看吗,小声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