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月近人

再不十一点半之前睡觉我是狗:)

奈何

意识流注意,全程无谢怜的怜花。

时间线在花城成鬼王之前,替谢怜扛诅咒之后。

很久以前看得天官,有些细节记不太清了,可能有bug,请见谅。

下面请食用正文。


    我是孟氏,无名,终日守着一座名为奈何的桥,我要做的就是给通过桥的灵魂一碗汤喝,叫他们忘却前尘琐事,安安心心地投胎。

    我见过无数的人,有寿正终寝了无遗憾欣然奔赴彼岸的,也有英年早逝含恨而终不愿忘记那些人和事的。当然,后者无非两种下场,被我说动,或执意跳下桥下血河。

    他们拼着一股执念要重返人间,最后在红色的水中沉浮,直到我再也无法寻见。

    我不知道他们最终是否得到了他们想要的,若是真有能力到了那一步,通过血河重回了人间,他们也无法作为人留存于世,他们仅有的唯一选择……

就是成为鬼。

    我定定的看着面前的黑衣青年,他的灵魂因背负太多怨念而残破不堪,没有半途消散而是一路走到了这里,已经是个奇迹。



    “血河无波无浪,但比凡间任何一条河的水流都要急,顺流而下是冥府,逆流而上则是凡间的铜炉山。”

    “在那里,你需要通过极其苛刻的试炼,才能出山,但即便如此,你还是无法再次为人,你可想好了?”

    我依旧望着他,他只是将手搭在桥栏上。
   

    青年没有其他有执念的人那种疯狂渴望又纠结挣扎的姿态,但我就是有一种感觉--

他的执念,绝不比他们浅。



    突然,他脸上露出了一个糅合希望与深深痛苦的笑容,正当我以为告别的时刻来临时,他却伸手,向我讨了碗汤。

    我很想问,你放下了吗,但还是没有开口。



    银色蝴蝶翩翩飞舞,它们消失时,我手中便多了个汤碗。
而看着碗里几乎呈黑色的汤,我突然有些想笑。

    他在人间过得这么苦,为何还如此想回去啊。



    我的汤,入口是苦的,再饮会渐渐回甘,汤水会越来越清澈,而最后一口,无色无味,若喝下它,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时我就伸手给迷茫的灵魂指指桥那一边,等那人消失在雾里,他的一辈子,就算到头了。



    我于是静静地等着青年一小口一小口地呡着汤。残缺的灵魂极不稳定,达不到投胎的要求,我的汤也有修复灵魂的功用,就像此时,我能看到青年身上的上在渐渐愈合。

    半晌,他抬头,将碗递给我。

    我叹了口气,忍不住出声

    "苦否?"

    "很苦。"

    他的眼里又带上了笑,不是释然的,而是坦然的。

    "这是我的命,很苦,但就是因为这样的命我才能遇到他。"

    "谢谢。"



    他向我行了个礼,纵身跳下,落入血河。

    我的目光随着他走了很远,逆流而上绝非易事,他挣扎着,却也一直没沉下去。

    我召出一只银蝶,它扇了扇翅膀,也跟着远去了。



    直到一切归于平常,我才发现自己手中竟还拿着那个汤碗,我摇摇头,将碗里残存的清液倒入河中。









评论(2)

热度(30)